做好调查研究是写好深度报道的关键brbr

 公司新闻     |      2020-02-14 03:01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深度报道离不开调查研究,调查研究是深度报道的基础。也可以说,调查研究的深入与否是决定能否写出、写好深度报道的关键。

  什么是深度报道?《新闻学大词典》是这样解释的:“从历史渊源、因果关系、矛盾演变、影响作用、发展趋势等方面报道新闻的形式。深度报道不满足于向受众提供简单的新闻事实,而是使新闻要素进一步深化,要求一方面剖析新闻事实的内部,另一方面展示新闻事实的宏观背景,从总体联系上把握其真实性。深度报道突破了‘一人一地一事’的模式,要求对新闻事实进行跨时空的,由里到外的综合反映。”

  按照这一解释,深度报道要求对新闻事实的表述既有深度,又有广度。从深度说,它不仅报道发生了什么新闻事件,而且还要阐明事件产生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内在规律及其重要意义;从广度说,它不仅要求报道事件本身,还要求提供与事件有关的历史和现实的各种背景材料,对新闻诸要素———事件、人物、时间、地点、原因、结果作必要的拓展和延伸。总之,它要求对新闻事件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观察和表现,多视角地对事物作全方位的扫描。深度报道的视角特点决定了作者更应当置身于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之中,深入细致地做好调查研究。

  深度报道在形式上往往划分为连续、系列、组合等种类,在结构上常常以提出一个重大问题为开头,接着展开叙述、议论和追踪报道。而更重要的特征,在于深度报道所要报道的内容为人民群众所关注,抓住社会脉搏的跳动和舆论的“难点”、“热点”和“敏感点”。深度报道对报道内容的要求,更决定了作者离不开深入的调查研究。

  深度报道的深度,不是通过层层说理、立论、驳论实现,而是需要大量的事实来说理,通过一个个有说服力的事实来表现深度。这就要求新闻记者的采访作风要深入,在深入调查研究中挖出深度问题。我在采写《春潮澎湃——许昌高效农业开发系列述评》(发表于1997年3月25日至28日《许昌日报》,获当年河南省新闻奖)时,就是在深入调查研究中挖出“高效农业”这个深度问题的。

  采写《春潮澎湃》之前,我曾经有过担心:农业报道容易落入俗套,不容易写出深度。近年来,农业问题一直是新闻报道的“热门”话题,诸如粮食生产、减轻农民负担、农业产业化等各个侧面都早已有人作过大量报道。怎样避免重复写出深度?这是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我先后深入到5个县的20多个乡村,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然后与分管业务的领导在一起分析、研究。我们分析了这样的情况:这几年的农业报道基本上都是研究粮食生产、减轻农民负担、兴修水利、粮食加工等问题的,动态报道多,深度报道少,更没有认真深入研究过高效农业问题。而高效农业开发既是实现农业产业化的有效途径和农业发展方向,又是当地发展农副业生产的个性,很值得深入研究。于是,我从“农业和农村工作”这个“热门”话题中挖出“高效农业”这个问题,之后又进行了两个月的深入调查,对高效农业问题进行了深度思考,先后十下乡村,五易其稿,写成了《春潮澎湃》这组系列述评。这组述评的新意不仅在于提出和回答了深层次问题,还在于用大量具体的新闻事实揭示出具有全局意义的新事物。

  显而易见,没有深入的调查研究,没有敏锐的新闻发现,产生不了优秀深度报道的选题和思路。例如1994年新华社记者采写的通讯《菜价追踪》,其主题就是新华社一位领导在买菜时仔细观察、调查后得来的。他在与市民的交谈中发现了菜价落差问题,随之提出了派记者跟踪调查、剖析这一问题的报道构想。这样,才有了新华社国内部工商编辑室的精心设计和组织,有了分社记者搭乘运菜卡车从山东寿光到北京的追踪采访,才有了这篇获得社会好评的深度报道。新华社总编辑南振中同志告诫年轻记者:“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有一些‘盲区’和‘盲点’,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些现象往往视而不见。其实,只要我们自觉地消除‘盲点’,随时随地注意观察和研究,就有可能发现一些很有价值的深度报道线索。”

  深层次思考是深度报道写作中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由此提炼出的“精髓”便是深度报道的主题和灵魂。在许多深度报道作品中,深层次思考升华出来的理性思辨成分,对于深化新闻主题,往往能起到画龙点睛之效。

  有人把深度报道归纳为“从热点切入,作深层次剖析”。热点问题从哪里来?只能从调查研究中得来。怎样作深层次剖析?必须在调查研究中对“热点”问题进行深层次的思考。新闻调查中的深层次思考,不仅是深度报道采写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也是深度报道是否有深度的关键。我在《“脑体倒挂”现象透视》(1990年4月5日《许昌日报》,获当年河南省新闻奖)一文中是这样列举调查来的社会现象的:“在‘十年寒窗苦,不如个体户’现象的影响下,某大学540名学生踊跃经商,学业荒废;某市一年中竟有近百名教师弃教从商;全国未满16岁的少年儿童做工经商者有10多万人;全国小学、初中在校生流失739万人,新文盲以每年200万的速度剧增……”然后,笔者对这些社会现象的深层次思考通过一位老教授之口呼出:“如果让这种奇特的社会现象继续下去,那么,中国20年后的尖端科研工作将会出现真空!”这种深层次思考更加深了这篇深度报道的深度。

  需要指出的是,新闻终究是对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新闻的这一质的规定性同样是深度报道所不能违背的。深度报道最根本的还是陈述事实,其中的深层次思考是第二性的,缺乏深度的小事情是难以承担深层次思考的载体重任的。而有深度的新闻事实,再加上由之而产生的深层次思考,就会使深度报道锦上添花。

  好的深度报道的品格主要在于事实本身。那种“事实不够,议论来凑”的所谓“深度报道”,其思考也不可能有深度。

  在深度报道的采访实践中,一些新闻工作者往往片面地理解“深入”,认为对所报道的事件和问题,看到了或了解了就叫“深入”。其实这只能叫“身入”。是否“深入”,还要看是否把握住了事件发生和所报道的问题的内因和外因,所写的作品是否揭示了事件和问题的本质。《人民日报》1987年8月6日发表的《鲁布革冲击》是深度报道中的上乘之作。它不但叙述了发生在鲁布革工地上的两种体制下的工作生产情况,更深入地揭示了其产生的深层次原因,它不是简单地对工人们的“跳槽”现象进行好与不好的评价,而是站在一个普通劳动者的角度,深入分析了这种现象反映出的体制、利益、观念等深层次问题,使新闻价值在大时代背景下得到了充分的发掘和提升。

  纵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深度报道的成功之作,无一不是记者深入基层采访获得了鲜活的事实,再对新闻事实进行深层次思考,从而提炼出重大新闻主题的结果。这些从社会实践中提炼出的重大新闻主题,无一不是人民群众普遍关注的问题。这些重大社会问题和热点、难点问题的提出和回答,正是这些深度报道的成功之处。

  如《经济日报》发表的《关广梅现象》提出了租赁企业究竟是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这场在报纸上展开的公开讨论,实质上是对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性质的争论。《光明日报》发表的《一个工程师出走的反思》,则提出了人才流动和怎样流动才算合理的问题。高德娱乐登录

  深度报道担负着发现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并提出和回答这些问题的重任。欧亿3总代要完成这一使命,深度报道首先必须为广大读者接受和认同。这就要求记者深入生活、深入实际,准确把握时代脉搏。有许多传媒在这方面做出了成功的尝试,如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紧紧抓住群众普遍关注的社会热点,通过深入现场周密细致的采访,融新闻调查与新闻评论为一体,发挥了深度报道特有的舆论导向作用。《中国青年报》的名牌专栏《冰点》,也是靠深入的社会调查,反映普通民众“不普通”的命运,探索出一条“可读性长文”的新路。在不少采访中,为赴第一现场,《冰点》记者不惜徒步跋涉几十公里,住在大车店及农民家里,力求获得最真切的感受。没有这样艰苦的付出,就没有这些深度报道精品的诞生。